2009年8月13日星期四

師母有名字嗎?

每回聽到有人叫"師母"時, 都會豎起耳朵, 若是聽到劉師母更是情不自禁的回應, 但在公眾場合時, 常會表錯情, 忘了"劉"是大姓! 劉師母可是大有人在啊! 這時就要喊虧了.

其實我的真名實姓 "梅蕾" 多好啊! 想到"梅"花豈不代表了中國人的民族精神象徵嗎? 堅忍不拔, 自強不息, 越是寒冷越有骨氣, 而父親替我取名為 "", 豈不充滿著期待, 要見這女兒是即將開放的一朵花, 一生要讓人期待驚羨花開的美麗. 因此自小我就很愛我的名字, 再加上有次有位作家問我, 能否在她的小說中使用我的名字為書中人物, 我也心花怒放, 頗為自豪.

來到美國後, 就需要有英文名字, 當時我的丈夫就替我取了 Belinda, 是西班牙文美麗的意思. 看來一個人的名字, 總是隱藏著許多人的期待與夢想吧! 因此取名字也是一大學問, 無怪乎有人想要改名, 而聖經上神也替人取名改名呢! 如亞伯蘭改為亞伯拉罕, 撒萊改為撒拉, 掃羅改為保羅,西門改為磯法.......若要一一細數, 還真是有得寫呢!

剛被稱為師母時, 好開心, 因這是我初中夢想的實現, 而孩子們也常稱我師母阿姨, 一晃眼, 成為師母已近24年了, 我也一直很喜悅我的位份, 惟一令我感到有些惋惜的就是沒名字啦! 但轉念一想, 人記得我的名字與否並不是最重要的, 要因我的名記錄在天上歡喜! 好在現在有部落格, 仍可在日光之下取一個我喜歡的名字, 讓梅蕾的心聲,筆聲, 可以"蕾聲響起".

2009年7月21日星期二

珍貴的禮物

收到禮物是很高興的事, 尤其是拆禮物的那一刻, 有著好奇, 有著欣喜, 有一種被愛, 被關心的幸福洋溢心中. 上星期去帶領姐妹小組的暑期聚會,見到了一屋子的姐妹, 大約有50位再加上孩子, 真是熱鬧.

我尚未開講, Debbie 就拿出了代表姐妹們送的禮物, 大家都聚精會神的, 想看看究竟是何禮物?
可愛的 Debbie 就順便迫不急待的, 替我打開了這份禮物. (可惜這精采鏡頭沒拍到!) 是一個鏡框, 內有一顆大心圍著幾句押韻的話:
"Heart to God, Hand to Man, Bring Healing to our land."
並在這心的下方, 有一排可愛的羊, 並有不同的表情與身材. 整個的邊是綠色的, 底是紅色的法藍絨質料, 這麼別緻又精緻的禮物是她自己做的, 只此一家, 別無分號唷!



這豈不是我這些年來醫治事奉的心聲與期許嗎? 再次思想醫治不只是事奉而已, 更是生命.
哇! 這珍貴的禮物使我感到有人懂我, 更感到每隻羊在神心中都有最珍貴的角落!

2009年7月18日星期六

Twitter—溝通新招 "What are you doing?"

這到底是什麼? 自從教會公佈劉牧師有"twitter"帳戶後, 這也成為大家有興趣的話題了. "What are you doing?" 說真格的, 這是大家關心, 想知道, 也想問的簡單問題, 但礙於隱私權, 或許也讓許多人怯步吧! 但如今還得謝謝"twitter"的服務, 讓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拉近了, 也就是隱私大公開啊! 每次只需寫下不超過140個字母的近況(這頗適合忙碌的人), 就可使關心你的人follow你的近況.

其實甭提別人了, 就連我這個作妻子的最佳拍擋, 也每天去twitter上看看我的老公有何事可報告的, 特別是當他出國之時, 打電話太貴, 寫 email 時間可能不允許, twitter倒是好招術 (怎麼有點打廣告之嫌?) 那麼那些是關心你的人呢? 屬世一點的説法就是"粉絲"啦, 屬靈一點的說法就是代求者囉! 每次看twitter時當然也會注意一下有多少的 follower? 哇!每天都有增加, 不禁想到:若得救的人數也天天增加該有多好. 我也順便詢查了一下, 發現有影響力的牧師如 Joel Osteen, Joyce Meyer, John Maxwell等都有 twitter, 而且他們的 follower 都是上萬的, 若 follower 都成為代求者, 那仇敵豈不就無隙可乘了嗎?

有人鼓勵我也弄個twitter, 我還在考慮之中, 這也得看是否會有 follower? 或許這也是一種信心. 這年頭若要跟上時代, 追上潮流,還真不容易呢!
很多人問我:怎麼只有一張照片在 face book, 一篇文章在部落格? 不瞞你說, 要學會如何使用這些溝通新招, 還是一大學問, 正在努力之中, 不過這兩天有進步了, 在部落格上多爬了些格子呢!

2009年7月16日星期四

爬上屋頂看煙火

看煙火是我從小就喜歡的, 尤其是國慶日時, 總湊美的覺得是在為我慶生. 當孩子小時, 我也會非常有興緻的帶著毯子,椅子及零嘴, 早早的就帶著她們到學校的操場去搶個位子等著看
煙火, 記得有一次正因搶到位子在欣喜之中, 不料草地上的自動定時澆水, 噴得全身濕的直打哆唆. 每次看完煙火的散場又因人多擁擠還真是煞費周張, 但也樂此不疲十多年了.

但這幾年, 忽然發現我們家的屋頂上可以看煙火, 這可是一大佳音, 這又成了我們家的傳統了.
今年晚上九點正準備上屋頂時, 忽然發現梯子不見了, 這下可真是急了, 傳統怎能破壞呢?
好在牧師突然被啟示的靈充滿, 就將我們家的Toyota Four Runner

開到屋簷下,
又搬了椅子,於是年過半百的我, 就爬上了車頂, 又爬上了屋頂, 彷彿回到了孩童時代,憶起了小時候爬樹,爬牆摘水果的頑皮趣事.

平時常羨慕前後左右的鄰居,改建房子有高挑的屋頂, 可免受夏日屋矮悶熱的烤箱之苦, 今年爬上屋頂頗費功夫, 頓時我家屋頂就突顯珍貴了, 今晚獨有我們坐在貧脊的屋頂上, 享受著涼風吹來, 與家人一起欣賞近在眼前的煙火, 聽著煙火衝上天,爆出如開瓶慶祝聲, 想起了保羅的話:"......無論在甚麼景況, 都可以知足......" 心中也為"隨事隨在都得了秘訣的學習"而快樂.
看完煙火, 女兒Tiffany突然說她錄下了四分鐘的煙火秀.

唉呀!屋頂上的悄悄話豈不又要曝光了!

video

2009年7月5日星期日

沒有餐具的餐聽

每年的今天是我們全家歡慶美國國慶的日子, 當然最重要的是為我慶生囉! 按照傳統"吃螃蟹"可是我的最愛, 大女兒 Frances 介紹了一家餐館, 聽說生意很好, 常要排隊一個半小時以上, 並且會吃得很髒, 不要帶首飾, 穿著簡便, 實在無法想像到底是怎樣的餐館???

中午十二點才開的餐館, 我們早半小時前就已等著了, 進了餐館入座,
是木頭的桌椅,牆壁都是釘的木條, 簡樸但有一種原始風格.鮮活螃蟹
是此家的特色,點菜後, 服務生拿來的是一捲紙巾, 綠檸檬及胡椒鹽,
甚至蕃茄醬都是擠在桌紙巾上. 沒有刀叉, 沒有盤子, 難道是要用手嗎?


當熱騰騰的螃蟹及蝦包在已有調料的塑膠袋中, 端上桌時, 哇!太香了,
顧不得桌上禮節及吃相了, 撕開袋子, 用兩手抓來吃了! 滿手滿臉都沾滿
了湯汁,醬汁, 還不時的舔舔手指頭, 這樣"原始文明"的吃法還真是過癮
呢!雖然吃完後滿桌的殘渣, 然而確是我吃過最棒最鮮的螃蟹大餐.


原來"沒有餐具"也可飽嘗一頓大餐, 更加體驗生活的情趣與樸真,
其實屬靈的大餐是可靈裡自由, 以心靈和誠實來享用的!